众妙娱乐拟赴港上市 专家称主播流失风险难解

2020-12-03 02:32:24amthatmomlady.com

  6月7日,众妙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,中泰国际为独家保荐人。这是一家行业排名第四的主播公会公司,依托于直播平台兴起,作为上游的主播公会渐成规模。

  据众妙娱乐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9年,公司月均开播主播由3600名以上增加至4000名以上,月均活跃主播从约980名增长至约1900名。作为一条成熟的产业链,主播公会负责签约管理主播,为直播平台提供内容。

  一位传媒行业券商分析师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主播公会目前多集中在游戏直播平台,例如虎牙直播、YY直播等。“由于公会组织分散、集中度低,依赖且受制于直播平台,话语权十分有限,这是当下网红经纪平台无法回避的风险。”

  打赏主播

  公会抽成最高25%

  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9年,众妙娱乐收入分别为5022.2万元、7460.9万元及8302.2万元;纯利分别为1810万元、2560万元及3250万元;公司毛利率分别为73.5%、69.6%及67.1%。

  从收入构成来看,众妙娱乐收入来自三部分:视频主播管理服务、短视频内容许可、其他服务。其中,视频主播管理服务业务,即来自直播平台和主播的收益,是公司的收入支柱。2017年-2019年,公司来自直播平台和主播的收益在总收入中占比均超九成,分别为96.6%、94.0%、91.4%。

  招股书显示,公司提供视频主播孵化和管理服务,即分享部分主播虚拟商品销售总流水。收入分成比率在不同平台之间会有所不同,通常为主播应占虚拟商品销售总流水的3%至25%。

  可以说,主播是众妙娱乐的核心竞争力。招股书显示,在主播端,截至2020年4月30日,众妙娱乐的公会拥有超过2.93万名注册主播,其中包括1000多名独家签约主播。排名前50位PC端主播及排名前30位的移动端主播累计拥有粉丝2.217亿名。

  公司业务增长部分依赖于少数的热门主播,值得一提的是,头尾部主播营收分化明显。2017年-2019年,公司前五名主播带来的收入分别占收入总额的29.1%、32.2%及19.9%。

  来咖智库创始人兼CEO王春霞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主播公会模式兴起于网红电商之前,主要就是靠打赏、虚拟礼物、知识付费这些方式为主要变现路径,空间其实非常有限, ,盈利能力也不强。根据中金公司数据,2019年网红经济整体规模5000亿元,今年有可能过万亿元,但其中打赏、刷礼物及广告在去年一共是513亿元规模,剩下全是靠电商带货实现的。

  依附直播平台生存

  市占率仅2%

  中国的视频主播公会市场呈迅速发展、高度分散且竞争激烈状态。公司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,按净收益计算,2019年,前五大公司仅占据总市场份额的13.1%,而众妙娱乐以2%的市占率排于第四名。

  相较之下,产业链中游的直播平台马太效应明显,头部平台市场份额较为集中,前五大视频直播平台便占了75.8%的市场份额。

  这意味着,众妙娱乐面临着来自大量其他视频主播人才推手、人才经纪公司及专注于视频主播培育的其他娱乐公司的竞争。众妙娱乐预计,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,未来来自新的市场进入者的竞争将会加剧。

  众妙娱乐在招股书中表示,公司与中国的主要视频直播平台保持可信赖的业务关系,包括YY直播、虎牙直播、企鹅电竞、花椒直播、酷狗直播、抖音、快手、陌陌及Now直播等。

  事实上,这些平台也是众妙娱乐的主要客户。从招股书来看,众妙娱乐对头部直播平台的依赖性非常大,2017年-2019年,来自最大客户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86.5%、62.7%、46.1%,同期产生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95.8%、92.7%、91.7%, ,而收入贡献排名前五位的主播中绝大部分通过最大客户进行直播。换言之,一旦主要客户出现重大波动,将直接影响公司收入和净利润。

  众妙娱乐表示,公司与视频直播平台的关系举足轻重。由于行业性质使然,直播平台一般具有强劲的话语权,因此,公司或须接纳可能不利的收益分成安排、平台规则及政策以及其他视频直播相关条款,且平台可能会不时单方面修改该等条款。

  2019年12月份,某主流视频直播平台就调整了其与主播及主播公会的收入分成比例,导致众妙娱乐的经营业绩受到不利影响。

  另一方面,当主播公会花费巨大代价培养出知名网红主播后,可能还要面临主播流失。

  王春霞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主播公会行业集中度低主要原因在于,一方面直播本身门槛低, ,低门槛造成竞争激烈。另一方面,打赏的关键是主播质量,这本质就是主播私域流量对自己粉丝影响力的变现,主播自带流量后话语权提高,从投资公司的角度来看会有风险,头部主播一旦出走,公司经营业绩就会受到很大的冲击。

  “众妙娱乐也面临同样的风险,以前公司排名前五的主播收入占比最高达30%以上,虽然去年降到了20%左右,但这个问题是所有主播公会无法回避的―-核心资产是主播,主播一旦离开业绩就会下滑。”王春霞表示。

“苹果之都”山东栖霞改造老劣果园 推进果业转型升级
快手与中青旅合作弘扬红色文化 短视频+OTA创新旅游生态
宁静练舞吃速效救心丸 省午餐时间记动作让郑希怡秒变迷妹|宁静|练舞
浙江省应急管理厅:清明期间安全态势总体平稳
温州一社区矫正人员救落水者 见义勇为获判减刑
阿娇头部受伤停工休养 好姐妹阿Sa曝其情况稳定
爱学习OMO教育模式赋能低线城市 双师课堂为孩子提供优质教育
360集团与青岛达成战略合作 以安全大脑赋能青岛城市建设
川藏公路西藏波密段因降雨道路中断 现抢通恢复单向通行